we took photos together

 

事情的原由是這樣子的,早在六月的時候,朋友在台中開了一間工作坊(是一個教室空間可以給人家授課用的)問我能不能帶著大家出去拍照也教教攝影。

 

是的,我自己心裡也好多問號想說我也可以教嗎?一直猶豫不決後,終於訂在九月覺得好像不會比較熱的時候,但是其實還是熱到汗如雨下啊!突然想起來以前念研究所時還天真的以為我可以回來教攝影,想起來都很好笑啦!很多時候當下沒去做就好像一直鬼混到現在都沒有做。

雖然報名的人沒有很多,也有朋友,但是也是準備了一下上課內容,是有關構圖和這台隨手拍的拋棄式相機拍出來的效果,因為時間也是緊湊,講個半小時我們就去外面拍照了。

這次是用大眾交通運輸UBIKE!邊走邊拍一路騎到台中歌劇院,到裡面繼續拍拍,也去吃了冰拍了食物,我自己帶了一台磚塊重的pentax67來記錄他們,覺得機會難得一定要拍拍大家。但是真的好重,所謂攝影的代價嗎?
 

001968440005.jpg
001968440003.jpg

攝影對我來說無關技術,其實技術層面我真的弱到不行(啊也不能這樣說,畢竟我還想靠攝影賺錢啦~)只是從以前開始接觸攝影是國中一年級,恩大約17年前?家裡也不知道哪來的靈感開了間傳統相館而且現在還在是堂姐在經營,十幾年也都斷斷續續在這邊暑假寒假打工或是畢業當過正職。覺得自己這種虎頭老鼠尾的個性能讓攝影堅持到現在也不容易。但是啊,我真的很喜歡影像,怎麼說,就是有種影響力和凝聚力,但是跟自己當下的心境很有關係,我是心情不穩定的時候沒辦法拍照的,我一定要我想拍我才會用力拍,當然也有完全不想攝影的時候,因為這些所謂不想攝影的時候,照片都超黑暗的。

 

我從來不會說自己是個攝影師,我也不知道怎麼定位自己,只希望可以拍出也讓被攝者和自己感到開心,我好像會一直很需要別人的認可,也會一直去找很多攝影師的網站來看,但是到最後的無力感和迷失。我就是我,我沒有辦法成為別人,每個個體都是獨一無二,東西是可以模仿沒有錯,但是心境是無法的,還有常常問自己為什麼這麼拍,問到最後也是有點精神崩潰。可能影像太多小情小愛很小眾也沒影響力,但是對我來說,很滿足,能好好拍照好好吃飯都很滿足。

 

我想拍照的魔力就是,當下,恩,享受當下的感覺是一樣的,不管是好的不好的,我們都要用心去體會,或是需要點同理心,感受,是一種很強大的力量。

啊,我又廢話一籮筐,拍照嘛,很簡單,就大家一起按快門吧,是很爽的。拜科技發達所賜,我們都可以一直為喜歡的人事物,無時無刻盡情拍照了!

001968440002.jpg
001968440006.jpg

理想夢想或許不能當飯吃,但是卻是支撐自己很重要的因素,共勉吱吱吱吱~